一次看全!梅西9000字完整专访:谈未来、2-8、生死和欺骗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西班牙六台放出了此前对梅西的独家专访视频,以下是他专访的全部内容,翻译成中文后的采访内容超过9000字,看完后你或许会了解一个更加完整的里奥-梅西。

在和巴拉多利德比赛结束后,我就要去阿根廷了,我的家人已经去了,安东尼拉已经带着孩子们离开了。我们总是这样庆祝圣诞节,这是我们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刻。我兄弟在阿根廷,我的母亲也在那里。现在是一个特殊的时期,新冠疫情的形势很严峻,我不知道政府有多少人数限制,本来规定是在10人,但我们不知道现在是多少。

我们有两个人给你礼物,圣诞老人和三王。小时候,我记得圣诞老人总是会给我足球、球鞋、球衣或者其他和足球有关的礼物。我记得小时候收到过一个当时比赛中官方的用球。这在当时是非常昂贵的,对我们来说很难得到它。但我的爸爸和妈妈总是尽他们所能来庆祝圣诞节,圣诞老人总是对我很好。至于三王,我收到过一件纽维尔老男孩的球衣。

我们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我在和你在网上聊天的时候,我并不想以这样一种方式发表我严肃认真的看法。我不喜欢在公开场合对如此严肃或严重(如疫情)的事情发表意见,我更喜欢在我的私人圈子里谈论这些严肃认真的话题。但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我会接受你的采访的。

当我开始投入其中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时,我就把内心的激情还有粉丝们抽离出来、放在一边。今天是我的孩子们给我动力,我必须陪伴在他们身边,是三个孩子,他们一个比一个有个性,这就是我现在最感动的地方。

有许多人让我敬佩,比如拉法-纳达尔、费德勒、勒布朗-詹姆斯等等。在任何一项的体育项目中,都会有一个或几个运动员脱颖而出,他的工作和日常所做的事情让人敬佩。就足球来说,我很欣赏C罗,还有很多……我敬佩所有杰出的运动员。

不,自从蒂亚戈出生后,我就不再玩了。以前我是玩一整天,但随着我儿子的出生后,一切都变了。现在蒂亚戈又开始玩了,所以我又开始玩了。我可以和他一起玩任何游戏,选择权在蒂亚戈,现在我们可以玩他想玩的游戏。

对我来说这意味着一切,我总是说,巴塞罗那就是我的生命,我从13岁开始就在这里了。我是在这个俱乐部和这座城市里长大的,我在巴塞罗那生活的时间比我在阿根廷生活的时间还要久。我在这里学到了一切,我在这里成长,俱乐部把我培养成了一个球员、教会了我怎么做人,俱乐部给了我一切。我会把一切都留给巴塞罗那,我和巴塞罗那之间有一种“爱情故事”,因为这就是我来到这里后的生活,我对这座城市对俱乐部的爱,以及与巴塞罗那有关的一切,我的孩子也在这里出生。我不喜欢故作姿态,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那一刻发生的,因为我当时感觉到了那样。否则我就不会做,这是真实的。

八十欧?九十欧?他们确实会给我们比赛里穿的球衣,但如果我们想送礼,就得像其他人一样买。他们没有给我们多少折扣。

很好,今天真的很好。但过去这个夏天,我确实过得非常不好。首先是夏天之前结束这个赛季的方式,后来是这个夏天发生的那些事情。我花了一段时间调整自己,但我现在感觉很好,我想为我们未来的一切而奋斗,我很激动。我知道俱乐部在经历一个非常复杂的时期,对整个俱乐部、整支球队和所有人来说都非常困难,但我想帮助球队。

现在对于俱乐部来说是一个困难的时刻,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如此。我所了解到的是,俱乐部的情况真的很糟糕,非常糟糕,很难回到原先的水平。

我不喜欢故作姿态,我就是我,我有我自己的真实反应,这些都是源于我当时内心的想法,我每天的感受是什么就是什么。我无法想象每个人的想法,否则我就会疯掉。越来越多的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发表自己的看法。现在,你可以编造任何谎言,即使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只要它出现,有的人们就会相信它。因为看报纸、看电视的人几乎相信所有的东西,但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真的,这我无法控制。

并没有因为竞技层面而掉眼泪,但我确实吃了不少苦头,我有为其他事情而哭,这些我不愿细说。但体育层面、竞技层面,我这段时间确实很难熬。

那是一段艰难的时期,因为我当时13岁,我要离开我所拥有的一切:朋友、国家、学校……一切。我的生活完全改变了,我来到了一个不认识任何人的地方,再加上自身的性格,我是个内向的人,这就让适应新生活变得十分困难。和家人分开,我妹妹那会才五岁,她当时比我还难熬,所以我妈妈只好回到阿根廷照顾她。我的哥哥那时已经在阿根廷有了自己的生活,他也决定回去。所以最后就剩我和我的父亲在巴塞罗那生活,他那时对我说“不管你想做什么,都要决定好。是继续在这里寻找你的梦想,还是回去继续以前的生活。”我很明确的告诉他,我想留下。之后的一切都发展得非常快,我刚加盟巴萨的第一年的头几个月里我踢不了球。但不幸的是,我参加的第一场比赛就受伤了。我不记得是胫骨还是什么地方,总之来这里的第一年我过得很辛苦。

这是一段重要的经历,帮助我成长,塑造自己的人格。那时候我很害羞,我把我自己封闭起来,什么都不管。我当时在想我想要什么,并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我开始专心致志地训练、比赛和上学,很快我就就建立了正常的友谊。现在我已经把心结打开了,但我还是很难向别人分享我的东西,特别是一些负面的事情。我是一个默不作声的人,一个人消化事情,不习惯表达。

我喜欢和他们在一起,我喜欢他们让我踢足球或玩一些与运动有关的东西,我喜欢他们要求和我一起洗澡或到我床上睡觉,我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的一切。我喜欢和他们相处。每天晚上他们都会出现在我们床上,蒂亚戈现在不了,马特奥有时不会,有时会直接来,西罗也是如此,有时我们五个人都睡在一张床上。

《小猪佩奇》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蒂亚戈现在喜欢《汪汪队立大功》,他也挺喜欢在Youtube上看Vlog。孩子们喜欢看视频和玩游戏,他们整天沉迷Ipad和电视,我们试图避免这种情况,但他们一直在这样做。

相当多,真的。似乎现在的一切都与手机、Ipad有关,它们让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蒂亚戈非常难熬,他就像我一样,他很内向、很害羞。有人告诉过他,他不喜欢这样,他很难过,不过他已经习惯了。他很幸运,因为他有从他3、4岁就和他相识的伙伴,他们都是一样的孩子,他们保护着他,让他摆脱这些困扰。而马特奥则处理得很好。

在这个问题上我很难回答。我有我的圈子、我的朋友,我对朋友的选择十分挑剔。我有我的直觉,而且我交到的朋友都是我这个圈子里的。

很普通,有时候很无聊。听我给你解释,我们早上起床、吃早餐、送孩子去学校、去训练、回家,安东内拉也是如此,回家后我们去找西罗,然后其他两个孩子回家,我们做一些活动,比如蒂亚戈和马蒂奥每周都会踢两次球。我们跟他们一起去,回来已经七八点了,我们会喝些马黛茶。有时候八点半我们吃晚饭,吃完了上楼休息,我们一家人都在一起看电视,也没有什么了。

我有时去,但不总去,有段时间我经常去。事实上,我喜欢逛超市。然而我并不经常去,但我确实有去。

Emmm不去,因为那地方有很多人,人一多情况就变得复杂了。我不想挤进一个人很多的地方,没有其他的原因了。

我在这里住了十年,所以去餐厅吃饭很正常。我住在卡斯特尔德费尔斯,我什么都知道。

所有的我都去过,我去过Casanova Beach Club,那的老板是我朋友。我去过Chalito,那是家阿根廷餐馆。还有很多,我记不清了,我可能忘了很多家。

很显然,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外界认为我们处于温室之中,什么都不在乎,我们赚了很多钱,这是真的,但说我们什么都不管、不在乎,这是一个谎言。我们和每个人一样活在现实之中,每个人都是如是,每个人都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遵循着现实。我喜欢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看看人们是如何生活的,我知道人们现在生活是怎样的。

我为我所经历的一切而感到荣幸,并不是说这些东西让我感到困扰,但有的时候我也想隐姓埋名,享受去跳蚤市场、去电影院、去餐厅、去超市的生活。没有人关注你,关注你做什么,现在有300双眼睛盯着你看你做了什么。我总是很感激我能在世界各地被人爱戴,这是如此让人动容。但当我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我想不被人注意、打扰。

我的家庭并不贫穷,但情况也不是很好,是中下层家庭。不过我从来不缺东西,我们的生活很好,尽管不是很奢侈。

足球也许可以缓解人们的焦虑,但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人们没有说你必须要踢球,这对那些被限制在家里的人来说是好事,或许还有足球可以帮你分担生活中的痛苦。

可怕,这是非常奇怪的感觉,在没有一个观众的球场里比赛,一切都很冷清,感觉是非常糟糕的。你如果能亲身经历,你一定会有一种奇怪的、无聊的、不同的感觉。在人声鼎沸的诺坎普球场比赛和在鸦雀无声的诺坎普比赛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就像是在踢两种不同的比赛。现在空场的比赛对双方来说变得更加平等、没有主客场之分。

最重要的是踢球,要履行电视合同、赞助商和一切能做的事情,他们不管运动员的死活。周日有比赛、周三有比赛,如有必要,周五、周六也会有比赛。你更多的是为了经济利益,而不是为了运动或比赛本身。

我们喜欢踢球,喜欢训练,我们也是这样做的,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觉得自己被利用了,但我们喜欢我们所做的事情,我们喜欢踢球,至少我个人是这样。

我当时在我家里,我收到了我爸的消息,我马上打开电视,我听到新闻里报道了这件事。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都知道情况不太好,但没有人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有人会预料到,也没有人会相信马拉多纳已经死了,迭戈已经不在了,事情真的发生了。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对我而言太疯狂了。

事实上,我无法想象,也不想去想。这很正常,因为你知道迭戈他是什么样的人,他为阿根廷做了什么样的贡献,以及阿根廷人对他的感情。他值得人们如此疯狂,因为他是迭戈-马拉多纳。

有时候我是这样的,但我想的不是死亡,而是我死后会发生什么。会怎么走下去,会有什么,我的孩子会怎么样,我的家庭……但想的不多,就想过几次。

事实是,我做到了。那天我知道我必须进球,这很奇怪。不知怎么的,在我最不抱希望的时候,一个进球出现了。

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自己的意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肯定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或曾经喜欢过马拉多纳。他在足场上的事迹,他的生活方式,他处理事情的方式,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

西班牙女球员宝拉-达贝娜拒绝为马拉多纳默哀,她将马拉多纳称为“犯、恋童癖和施虐者”

我不太喜欢谈论政治,因为我不喜欢对疫情发表意见。我努力倾听、学习大家的意见。我喜欢和我的朋友们交谈,提出我的意见,但要在一个封闭的圈子里。政治现在发展得也很奇怪,不同的政党看起来就像不同的球队,大家成了你的粉丝,对别的事情都不能发表意见。因为彼此之间已经有了争执,有了摩擦,这很容易起冲突。

这里和阿根廷一样,如果你代表一个党派,就得和另一个党派对立,而且非要拼个你死我活。而事实上,我并不这么看。我想为我的国家做最好的事情,我希望在座的能尽最大的努力去改变现状,让贫穷的人们能够过上好日子、有饭吃、不受苦,让国家站起来,不管是在我生活的西班牙,还是在我的国家阿根廷。

不,我告诉你,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我唯一想要的是,谁做的事情正确,把国家搞好,不偷不抢,不做奇怪的事情,为了国家更好的发展,奉献自己最好的一面。

我不知道,我从小就一直是这样。我是很热血的人,在你脑子发热的时候,你就不会去思考,去想该说什么做什么,这些做出来后就后悔了,但我就是这样的人,我从小就很热血。

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比赛的方式是我们不能接受的。你可以输球,我输过很多次,你必须接受这个事实。这是一个艰难的时刻,因为我们输球的方式很难看,特别在我们都知道这是场硬仗的情况下。我们可以输,但不是以这样的方式。

没有,但有的比赛我们输了,他们告诉我:“什么,输了?”特别是西罗,当我去训练的时候,他总会问我:你赢了吗?我不知道他从哪里学到的。是的,他们已经开始发表意见了。

没有,我也不这么认为,因为我不是因为想成为最好的球员才踢球的,也不是因为让人们说我是最好的球员才踢球的。我踢球是为了赢球,是为了全力以赴地为球队付出,每场比赛都要竭尽全力,而不是为了炫耀和被外界称为最佳。

我不知道,我很难迈出那一步,尽管我知道我需要去看心理医生。他们坚持要我去,安东内拉很多次让我去看,我需要心理治疗。我是一个什么事都憋在心里的人,不与人分享,也从未迈出过这一步。我知道我需要它,因为我的工作、因为我的日常、因为我一些必须做的事情,它对我有好处,但我没有这样做。

是的,这是一种使之正式化的方式。你告诉他们你想离开,但你不能什么也不做。我其实一整年都在告诉他,好像不是一整年,但至少在过去的6个月里,我多次告诉主席我要离队、我想去其他地方、帮帮我、我想离开,他却说不、不、不。这(BUROFAX)是一种表达“我想认真对待”的方式。这是一种正式的方式,它会传到俱乐部。

是的,因为我听到“俱乐部帮助了你,救了你的命……”这样的声音。我永远感激我所获得的一切,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也爱俱乐部,我爱我的城市巴塞罗那,我觉得我也为俱乐部付出了一切,非常多。俱乐部给我的一切都是我应得的。然后有一段时间,我认为我已经完成了我对巴萨的义务,我需要改变,我的脑袋需要摆脱这一切,因为俱乐部当时十分混乱,所以我就有离队的想法。

我知道这将是过渡的一年,因为球队来了很多新人、年轻人。就像我一直说的那样,我想要继续争取更多的冠军,重新为欧冠、为联赛而战。我觉得那时是球队要重建的时刻,我想离开,但我想做好最后一班岗。后来事情就开始向不好的方向发展了,当时主席不想这样,他向媒体透露一些事情把我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让我看起来很糟糕,成为电影里的坏人。所有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但我仍然很平静,我所做的就是我当时的感受,也是我当时应该做的。

是的,这是一个可怕的决定,非常难做,很可怕。要决定我离开我生命中的俱乐部是不容易的,我要换一个比这里更好地方。但我不会在任何地方,因为这对我来说是最好的城市,这里的生活水平,这座城市,这里的气候,这里的一切……我的家人不想搬家、我的孩子不想搬家,我们不想离开,我不想离开。但我觉得那一刻对我、对大家都是最好的事情,我需要这样,我觉得一个周期已经完成,是时候开始下一段旅程了。我觉得不应该反响这么激烈,应该找到一个办法把它做好,对俱乐部和我来说是好事。

不是,因为我在那之前就已经决定了,但我确实认为他们对路易斯所做的事情很疯狂。看看他们事情是怎么做的,他是如何离开的。他免费离队,还承担了合同中剩余年份的款项,然后让他加盟了我们联赛的竞争对手。我感到十分难受,不仅是他离队的决定,更是他离队的方式。

(笑)在很多事情上,关于真相我宁愿不提,因为我不喜欢谈论发生过的私事,我不愿意说出别人说过的话,也不愿承诺做不到的事情。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在很多很多年里(他都欺骗了我)。

事实上,我并没有太在意。俱乐部里还有很多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可以让我思考或停下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我不在乎,实话。

没有。我和俱乐部走过了一段很长的路,所以你很了解这个俱乐部,我已经在这很多年了,去年尤为艰难。近几年球队的处境也很艰难,我们在冠军联赛中被淘汰、止步不前,所有的这些都导致了我的决定,但是我没有看过,但是有很多情况。

不,恰恰相反。我知道,如果我们对薄公堂,我是对的,我有道理。我已经得到了很多律师的确认,不只是一个律师,而是很多律师,但我不想以这种方式离开巴塞罗那。

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是否会被进一步调查。我和税务部门有过节(因税务问题被判刑21个月,然后减刑到25万欧元的罚款)。我和我爸一样,都是听律师的建议,他们让我们做什么就做什么,结果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我并不是在抱怨发生的这一切,我是在抱怨我所受到的待遇,因为在我看来,我现在生活十分的不平静,你看看外界是如何对待我的,尤其是马德里的媒体,虽然在巴塞罗那也有很多人攻击我。我们有很多球员和很多人都和我有同样的经历,但对待方式却不一样。

我想不会的,球迷支持那个时刻支持俱乐部的球员,但我不认为他们会原谅一切。

瓜帅对我来说是最好的,他有一些特别的地方。他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对比赛的准备,以及对进攻和防守战术的布置。他能准确地告诉你比赛中所处的位置,你要如何进攻才能赢得比赛。我“运气不好”,我遇到了瓜迪奥拉和恩里克,两个最好的教练。与他们走得这么近,让我在足球上成长了很多,也让我学到了很多战术智慧。我曾经以为,和瓜迪奥拉在一起的时候,我什么都知道,但后来路易斯-恩里克来了,他和瓜迪奥拉一样,用他的小细节教会了我更多。与瓜帅不同的是,他们注重的细节不一样,让他变得也不一样。

这话已经说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在国家队也这么说我,我选教练、我选球员、我选我的朋友们。这是一件让我很困扰的事情,很多人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人们相信报纸或电视上的一切,许多人相信,我掌控球队的球员和教练。但事实是,这与现实相去甚远。

我认为科曼给球队树立了一种认真的态度,他让球员们知道自己想为球队做些什么、想为俱乐部做些什么。我认为这是很成功的一件事,他做得很好。当你新接手一支球队,一开始总是很困难的,因为队内有很多新人、很多年轻人,但现在球队在一点点成长。

现在我没必要回应了,这已经过去了,他已经下台了。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没有任何事情可做的高层。过去的事就过去吧,我不应该再回应这个对球队和俱乐部都没有好处的话题,我应该对未来有更多的发言,而不是纠结于发生了什么。

不,没有。我宁愿不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因为如果外界已经说我控制着俱乐部的话。想象一下,如果我说我想要那个人当主席会发生什么。我宁愿不这样做,我希望是俱乐部最好的、最合适的那个人当选,他可以改变目前这种情况,他的工作将不会容易。特别是在疫情形势十分严峻的当下,但我仍然觉得当选的新任主席会做得很好,把这家伟大的俱乐部带回本该属于它的位置。

我不知道。希望选举顺利进行,希望对的人顺利当选,希望我们在这一年取得好成绩,希望我们可以在6月份拿到一些冠军奖杯。

引进球员也会很难,因为你需要钱,但现在我们没有钱。我们怎么付转会费?引进内马尔情况很复杂。新主席要非常聪明,要把一切烂摊子都收拾好。

他没有跟我说我们一块踢球吧,他说的是他想和我一起踢球。是的,我们经常有联系。我们三个人(MSN)几乎每天都有聊天。

我俩最后一条聊天记录是欧冠抽签我们对阵他们的结果,这是我们双方都不希望看到的。他们也不希望对阵巴萨,因为即使巴萨不在巅峰,但还是一支有竞争力、有底蕴的球队,这将是一场非常势均力敌的比赛。

我和每个人都相处得很好,我和那些在俱乐部待的时间最长的人相处得很好、和那些与我关系最密切的人相处得很好。

关系很好,我已经说过了,我和他从来没有过节,我也从来没有做过所有的事情,我不想让他转会,我想这是再清楚不过了。我们没有问题,关系很好,有时候我们一起在更衣室里或者旅程途中喝点马黛茶。

在年底之前,我没有什么明确的计划,我要等到赛季结束。重要的是要考虑球队的事情,要好好的完成今年的任务,要想着努力拿到冠军,不要被其他事情分心。

别给我,你拿走他们吧。我知道有很多俱乐部的人、巴萨的人,很多球迷,他们依然爱我,希望我留在俱乐部,我也知道有些人并不是这样想的,但我会做对俱乐部和对我最好的事情。这一点我从不怀疑,我的心和我的脑袋告诉我。我想回来……我将留在巴塞罗那,我想明天回到巴塞罗那,因为当我不再是一名球员时,我想在俱乐部,以某种方式,在我所熟知的领域中继续做出贡献,这是我想要的,我的直觉也告诉我该这么做。

我一直说,我有一个幻想,我想享受在美国生活的经历,尝试那种联赛和那种生活,但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呢?我们现在谈论的不是现在,也不是未来,所以我才说回归的事情。

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只关注我们有什么,关注这半年我们能做什么,我不去想今年会如何结束。

我可能真的知道巴萨球迷的想法,我会用我的表现,让他们在现场看到或者感受到。

很难了,我不在我想去的地方,我也很难适应更衣室了,因为新来的人很多,身边的老朋友已经所剩无几,或者说没有了。有很多外国联赛的球员来到这里,本土选手变得很少了,我们有不同的文化,我们都是不同的人,要将更衣室团结起来并不容易,但如果我们做到的话,我们会有很强的凝聚力,我们也在一点一点的努力。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走,如果我走了,我想以最好的方式告别巴萨。我总是说假设,我想在未来的某一天回来,我想回到这个城市,重新回到俱乐部工作,做出贡献。巴萨比任何一个球员都伟大,甚至对我来说更加意义非凡,希望新任主席可以做对的事情,将巴萨重新带回巅峰。

我不知道,我没有想过,但是和足球有关的东西,我都喜欢,我并没有指教练的工作。

我不认为自己会成为一名教练,也许我确实想过自己会当一个体育总监,来引进我想要的球员,或者为俱乐部引进球队需要的球员。

这是我与俱乐部和这座城市的一段爱情故事的插曲,无论结局如何,都不会影响我整个职业生涯的经历,我在这里当了16年的职业球员,一切都很顺利,这一路走来很不容易。

我希望我们结束这糟糕的一年,明年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会更好,我们会一点点摆脱这种情况。

越来越多的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发表自己的看法。现在,你可以编造任何谎言,即使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只要它出现,有的人们就会相信它。因为看报纸、看电视的人几乎相信所有的东西,但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真的,这我无法控制。

球迷们真的不要再撕了,梅西C罗同时喜欢不好吗,他俩就是这个时代足球的象征

我从没想过梅老板处境有多艰难,我以前一直只是把他当做我罗的竞争对手,并不会去了解他相反还会诋毁他,或许是越来越成熟的缘故,又或许是到了双骄落幕的时代,在认真看完这次采访我才真正在内心转变了对梅老板的印象,他没有华丽的辞藻,也从来不会高调的渲染,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足球运动员,他只是一个和我们一样的男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他没有超能力也没有特异功能,他就是个平凡人,他也会有压力,他也会流泪,因为他只是一个名叫梅西的男人,最真实最独一无二的一个男人!

但自从蒂亚戈出生后,我就不再玩了。以前我是玩一整天,但随着我儿子的出生后,一切都变了。现在蒂亚戈又开始玩了,所以我又开始玩了。我可以和玩任何游戏,选择权在蒂亚戈,现在我们可以玩他想玩的游戏。

仔细地看完了,感觉梅西还是多坦诚的,和巴萨已经回不到过去了,自己也很难找回开心的感觉,但是只要合同还在执行,他就会努力奉献一切

其实你让我说清楚我喜欢梅西什么,我可能无法告诉你,但是每次看到他的采访,我总是露出姨母笑,有一种很暖心的感觉,谦逊自律爱家人 勤勤恳恳踢足球,如此梅西,很难不爱

三王,是指三王节里的东方三博士,西班牙的儿童节在每年一月初。所以很多西班牙人的新年都是从圣诞节起,到元旦,再到三王节,大概两周左右。

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梅西,球技出众、球商高超、谦逊低调、专注球场、专注于家庭。

作为球迷,一方面希望梅西终老巴萨成为一段佳话,一方面又希望梅西离开巴萨,去不同球队看看不同的风格,真矛盾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