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水牢、被转卖偷跑被抓回…玉林一“淘金者”讲述缅北惨痛经历

“站住,站住,再不站住就开枪了。”漆黑的夜晚,一条山路上,三个人在前面气喘吁吁地跑,后面七八个人手持冲锋枪,一边追赶一边喊。

这不是片的画面,而是陆川籍小罗在缅北的亲身经历。2月22日,小罗向记者讲述了他的“虎口”逃生之旅。

2021年2月,小罗刷抖音时看到“西双版纳高薪招聘”的启事,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与联系人钱某互加微信。钱某很热情,给他描绘了工作轻松舒服又能拿高薪的前景。得知小罗还是未成年人后,钱某让小罗转担保费5000元,才能安排工作。

打工也要交那么多钱?小罗认为不值得,便取消了去西双版纳的念头。但两天后,钱某致电小罗,称玉林籍李某也想去西双版纳打工,让小罗和李某互加微信,一起结伴前往昆明,不需要交担保费了。因为有老乡作伴,小罗就打消了顾虑。2021年2月底,两人坐上了开往昆明的动车。

两人到了昆明后,自称是招聘公司的人将他们安置在一家酒店,让他们先熟悉环境,然后再带他们去西双版纳。在此期间,小罗把自己到昆明的情况告诉了母亲。罗妈妈担心孩子没钱花,当天快递了一张银行卡给儿子。收到银行卡后,小罗到柜员机取出100元现金。但后来小罗需用钱时,已无法取出现金,他将此情况告知了母亲。也正因此,罗妈妈确认儿子已经被骗出境,当即报警。

2021年3月15日下午,小罗、李某被告知坐顺风车去西双版纳。两人被送上一辆物流货车。此时,他们的身份证和手机已被招聘公司的人收走。两人迷迷糊糊地坐着货车经过一天一夜的奔波,来到一个山村。通过观察,他们发现自己已被送到地处中缅边境的云南省普洱市某县。

感到不妙的小罗此时无法淡定,他和带他们到边境的人说,自己不想去打工了。那几个人也答应送他们回家。

2021年3月17日21时许,小罗、李某的手机又被收走了。他们和另外两人被4个摩托车手接走,连夜赶路。天色大亮时,他们被送到一条小河边。

小罗当时以为过了河就是西双版纳,但摩托车手的话却把他吓了一大跳。摩托车手告诉他们,已经到了缅甸某康。随后,他们被关进当地一酒店客房,手机被还了回来,但没有了手机卡。

“面对陌生的环境,很绝望。没有手机卡,无法打出电话,无法报警,只能听天由命。”小罗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后怕不已。

诈骗公司在一栋楼内,一楼大门有人持枪驻守,二楼以上分布着各类的诈骗公司,有些办公室里也有拿枪的人在监视。小罗所在的公司位于三楼,他分析这是一栋新建楼房,因为还没来得及安装防盗网。

所谓的“业务总监”给小罗丢来几本话术和电脑、工作手机等工具,让他学习怎么在网上聊天、怎么和“上钩”的人“谈恋爱”、怎么诱导受骗者“投资”等等。但是“入职”多天后,小罗还是只懂得问对方“吃饭了没有”等日常客套话。

十几天后,小罗无意中听到管理人员说因为他没有业绩要把他转卖。想到这非人的生活,他决定找机会逃跑。

“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逃跑。”小罗说,落入诈骗窝点的6个多月里,他总共逃了6次,最终在2021年8月底那一次成功逃脱,其中印象最深的有4次。

2021年4月初一个大雨滂沱的深夜,小罗瞅准楼下一处水坑,以雨声作为掩护,毅然从10多米高的三楼跳下去。他顾不得身上的痛,马上从水坑里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往外跑。他成功跑到几公里开外的地方,躲在路边桥洞底等待求助机会。在桥底忍饥挨饿躲了两天,眼看再得不到帮助就有可能饿死或病死,他只能冒险走到大路上寻求帮助。但让他绝望的是,他刚在马路上出现,就被抓了回去,关在小黑屋4个多小时,没有吃也没有喝。或许看到他年纪还小,或许是感觉他还有其他用处,负责管理他的人,发了善心,把他放了出来。

此后的几个月里,他又跑了几次。其中一次,他趁看守午休的时候,一口气跑了出去,用刚刚发的1000元钱在酒店躲了两个晚上,但钱用完后他不得不离开酒店,结果一出酒店又被抓了回去。还有一次,他收买了守关卡的人,那人让他到附近一酒店KTV做服务生,挣到路费后再回国。但他没想到那不过是个陷阱,酒店是诈骗团伙开的,他一踏进去就被抓了起来,并转卖给其他诈骗公司。

落入“虎口”的几个月里,他一躺下来就想到那个可怕的水牢。水牢是一个不到1平方米的水坑,却关进了两个人。水牢的盖子压得里面的人只能弓腰窝在又脏又臭的水里。更可恶的是,全副武装的守卫闲来无聊时还往水牢里丢毒蛇。

他想起那个可怜的70后大叔,因为年纪大,不会写字,不会用电脑,不会聊天,没有业绩而被关进水牢,一个星期后被放出来时,脚都烂了;想起旁边公司的“业务员”,因为想从窗户逃跑,刚跳出去,还没掉到地上,就被一枪击毙,埋在后山……

至2021年8月,他和李某已经被转卖了两次。第三家公司在一栋大楼里,所有窗户都有防盗网,一层开设有赌场、各种食品和生活用品店及娱乐设施,并且通宵营业。小罗被卖到九楼的诈骗公司。在这个公司一个多月,小罗与李某发现:公司每天有一个放风的时间,放风时他们可以到一楼买东西或娱乐;一楼赌徒众多,人声鼎沸,具有较好的掩护作用;每天凌晨,这栋楼都会定时停电1分钟左右。但是,他们也发现,守楼的武装人员比较多,要想从门口出去难上加难。后来,他们经过观察发现,一楼的某个窗户螺丝可以扭松。于是,他们决定在窗户上作文章。其他省份的一名被害人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此后,他们轮流扭窗户螺丝。没有螺丝刀,他们就用指甲扭。每扭一个螺丝,需要六七分钟,为了不被发现,他们三人分工:一人负责与看守人员聊天,转移对方注意力;一人负责望风,不让来往的人看出端倪;一人负责扭螺丝,每扭出一颗螺丝,就往孔洞塞半截烟头遮挡。

经过努力,第五天时,那个窗户的8颗螺丝被他们扭下了6颗。当天夜里,他们不敢睡觉,一起等待逃跑时机。凌晨2时许,电终于停了,三人迅速跳出窗外。等灯再亮起时,他们已经跑出一公里。尽管身后传来追逐的声音,但是利用夜色掩护,他们跑了几公里远。路过一栋楼时,楼里出来一个人,招呼他们进去躲躲。眼看追兵越来越近,他们顾不上考虑太多,跟着那人躲进了楼。

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他们躲过了风头,又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躲过两层关卡,到达中缅边境附近,一边打工筹集路费一边排队等候回国。

今年1月5日,小罗终于能够进入缅甸邦康隔离点隔离。隔离16天后,踏上了祖国的土地。

“踏上中国领土的那一瞬间,真的特别感动。我从小就很叛逆,也没为什么事哭过,但那一刻我哭了。感谢我们的祖国,也感谢家乡的警察,没有他们的帮助,我现在还流落他乡受苦受难。”小罗说。

原来,得知小罗遭遇的罗妈妈,2021年6月向陆川县公安局沙湖派出所报了警。派出所核实到小罗被骗到境外,在缅甸北部受到殴打和限制人身自由后,与上级相关部门及公安机关共同努力,于2021年12月25日成功联系到小罗,为他办理了相关回国手续。今年2月14日,小罗顺利回到祖国怀抱,并到指定地点进行隔离。

今年1月16日,为了表示感谢,远在上海的罗妈妈给陆川县公安局寄来一封感谢信、一面锦旗以及两幅手绘“雪容融”与“冰墩墩”图。小小的礼物,沁润了民警的心,温暖了整个冬天。

原标题:《坐水牢、被转卖,偷跑被抓回…玉林一“淘金者”讲述缅北惨痛经历》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