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罗转会米兰黑幕:巴萨背叛王者 黑天鹅受牵连

很多人都说,小罗之所以不被克鲁伊夫接受,不受拉波尔塔信任,一个最关键的原因就是他来自于罗塞尔系,对于罗塞尔,他有着很深的兄弟之情。罗塞尔是谁?一位从来都不认同克鲁伊夫为巴萨之魂,一位时刻准备将拉波尔塔取而代之的人。我个人认为事情要远比这一切复杂得多。发展到后来,小罗与整个巴塞罗那对峙,不能从诺坎普正门翘首而去的结局,关键来自于加泰罗尼亚文化与巴西文化本质上的冲撞。

从罗马里奥、罗纳尔多、里瓦尔多到罗纳尔迪尼奥,每一位巴西人可以说都达到了个人职业的顶峰,但是恰恰人们对于这一美丽硕果的解释截然不同,究竟是巴萨造就了4R,还是4R令巴萨登峰造极?倒退30多年,克鲁伊夫本人也遇到过这样的疑难,最终荷兰人做了加泰罗尼亚的女婿,说起了加泰罗尼亚语,用自己有限的屈服换来一个民族对他永恒的尊崇。除了里瓦尔多差一点外,罗马里奥、罗纳尔多、小罗都不会这样,与克鲁伊夫的换新颜不同,他们从来都更加在意巴西球迷的心跳。

于是,小罗必然会有一个与前巴西巴萨巨星们相同的经历,2007年初,罗纳尔迪尼奥参加一个由巴塞罗那市政府组织的群众活动,他的手上有一张简短的加泰罗尼亚语发言稿,开头是:“你们好,我是巴萨球员罗纳尔迪尼奥。”当主持人用加泰罗尼亚语请出小罗后,台下的拉波尔塔对巴塞罗那市长笑了一下,小罗则面对充满了巴萨球迷的大广场从容地用西班牙语喊道:“你们好,我是巴西球员罗纳尔迪尼奥—”

我是加泰罗尼亚人,我的心只属于巴萨。昔日里,当我一次次笔杀小罗时,我觉得很纯正,因为巴萨需要纯正的血统,一个对诺坎普不想再付出血汗的人必须受到放逐。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在神圣的感觉淡化之后,我都会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我常常会想到14岁就落户巴塞罗那,却依然格外阿根廷的梅西,难道有一天我们也需要更换那些充满赞誉和自豪的文字,将对克鲁伊夫有些不敬,对拉波尔塔有些不孝,对加泰罗尼亚有些不屑的梅西也逐出诺坎普吗?

历史一次次覆辙着,心灵一次次被蹂躏着,我一次次自问,什么时候诺坎普能够学会多一些慷慨,用加泰罗尼亚对于各类艺术传统的呵护和宽容将小罗们留在金色的圣堂,而不是每每牵强地要求英雄们在辉煌的乐章上刻上加泰罗尼亚的印章。之所以有了这样的心情,我忽然觉得被小罗忘记,甚至憎恶是一种解脱。

Leave a Comment